龙海规划 | 本地资讯 | 周边动态 | 手机数码 | 网络游戏 | 股票基金 | 国内新闻 | 明星娱乐 | 龙海概况 | 女人频道 | 求职攻略 | 专题

河南封丘发红头文件支持被停化工厂复工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布者:chaim
热度59票  浏览3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5月11日 13:43

封丘县900多名居民用红手印表达对黄河化工这一污染企业的声讨。本报记者 郑加良摄

中国青年报5月11日报道 “真不知到底是该老百姓为化工厂让路,还是化工厂为老百姓让路。”面对中国青年报记者,河南省新乡市封丘县一位年老的村干部满脸无奈。

他所说的化工厂名叫新乡市黄河化工有限工司(以下简称“黄河化工”)。据统计,这家化工厂地处封丘县城的稠密居民区,周边居住有三四万人口。可是,在这样的人口稠密区中,黄河化工自2008年4月起开始在新厂区生产甲醇。工厂24小时不停的巨大噪音,曾逼得邻居家要中考的小孩晚上躲到卫生间里睡觉;工厂排放出的废水不仅污染了当地水质,还给黄河下游的群众用水带来巨大的压力……

在有关部门的三令五申下,2008年年底,黄河化工甲醇项目被勒令停产。好景不长。只停产却没拆除设备的黄河化工,自今年3月起又开始违法生产甲醇。5月7日,封丘县政府下发红头文件,组建领导小组为该工厂正常生产“保驾护航”。其中,仅“企业服务组”一项,就安排了3名副县级干部参与。

“就像慢性自杀一样。”一名县政府干部因害怕被停职而不愿具名的对记者说,明明家人都生活在这里,却要受政府命令支持这个祸害百姓的“毒工厂”,他们现在“敢怒不敢言”——县政府对黄河化工问题成立专门领导小组成立,真实用意并不在于协调处理问题,而是“防止老百姓告状”。

连鸡都被熏死

5月7日,一份文件号为封文[2010]42号的红头文件被印制了180份,分别下发给封丘县的县委各部门、县直各机关和各乡镇。

这份以县委、县政府名义发出的文件名为《关于调整协调处理新乡市黄河化工有限公司问题领导小组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据该《通知》,这个领导小组以县长李晖为组长,包含了除县委书记以外的另外18名领导干部,其中,副县级干部5名、县委常委6名。

该领导小组下设周边稳定工作组、维稳应急处置组、企业服务组、企业安全生产工作组、企业项目建设服务组、搬迁工作组、宣传工作组和干部工作组8个工作组。

封丘县政府一位不愿具名的干部向记者透露,领导小组成立的真实用意,并不在于协调处理问题,而是“防止老百姓告状”。

记者于5月10日晚8时53分拨打封丘县县长李晖的手机,除第一次电话未接通外,第二次与第三次电话均被李晖直接挂断,未能问明该领导小组的成立意图。记者随即打通了该县环保局局长赵培栓的电话。赵培栓称,这几天,新乡市和封丘县的环保部门一直在黄河化工厂区检测,尚未发现有污染问题,其排放一直达标。此外,赵培栓还表示,至今他仍然没有看到这份封丘县的红头文件。可是,赵培栓作为企业服务组成员出现在这份红头文件名单中。

《通知》中要求:“领导小组每周召开一次例会,听取各工作组负责人工作进度汇报,协调处理相关问题。”

就在5月7日下午,封丘县城关镇北街村村民王震把记者领到邻居家一个小纸箱前,里面的5只小鸡双脚绷直已经死去。“都是这两天被工厂排出的废气给熏死的。”王震说,他家与化工厂仅一路之隔。

沿着工厂与北街村之间的小路上,挨着工厂一侧有不少草木已经枯死。记者不时感到有细尘如雨点般从化工厂高炉上往下飘。细尘落在一名村民的小车上,铺上白白一层,用布擦不掉,用指甲抠还会发出“咔吱咔吱”的刺耳响声。

透过一户村民的二楼窗户,记者远远地看见化工厂有一个高炉正对着天空排放废气。村民说,那正是化工厂新厂区的甲醇生产车间,一天24小时作业,自3月中旬以来从未停过。记者在封丘县采访的几天,高炉一直在排着烟气。

5月8日下午,记者到紧挨化工厂西侧的郭场村中,发现绝大多数房屋已经被拆除。该村一名干部告诉记者,虽然不能提供当时的文件,但是他很确定县政府是以“新农村建设”名义拆除房屋的。为此,该村110户居民需要搬迁。而在一片略微平整的废墟上,一滩面积约五六十平方米的废水碧绿而腥臭。废水潭在阳光照射下发出又酸又馊的刺鼻味道,潭面上浮着一层青绿色的薄膜。记者发现,顺着潭的一个入水口向东走,有一个人工挖好的小水沟,直通化工厂。

郭场村里一些不愿意搬走的村民围着对记者说,原来这里一点水都没有,最近几天晚上,化工厂都会用黄色大罐车来这里倒污水,有时甚至直接倒在村里的道路上,最初发出的恶臭让人喘不过气来。该厂职工透露,黄河化工曾向下水道偷排污水,被发现后,一个排污口被封堵,大量污水排不出去,就在厂子西边挖了一条明沟,让污水自己流到郭场村村头的空地上。有时候生产出的甲醇浓度太低,客户不满意,也用黄色大罐车拉到那里倒掉。

5月9日上午,当记者再次观察时,发现臭水潭面积较前夜几乎扩大一倍,逼近旁边的绿色麦田,部分抽穗的小麦已经发黄枯萎。

居民们担心,黄河化工排出的这些废液以及日日夜夜生产的甲醇,会对他们的生命安全带来威胁。因为他们找了许多专家咨询,被告知生产甲醇的废气、废液、废渣毒性极强,对人的神经系统危害最大,甲醇蒸汽还能损害人的呼吸道黏膜和视力,易致癌症、白血病,重者导致死亡。

在黄河化工厂新厂区北门附近,和上述臭水潭一样的臭味正沿着下水河道往地面蔓延。臭水顺着下水河道的流向走,最终注入封丘县十字渠,向黄河下游流去。路边一名小卖部老板说,这里的污水,有化工厂排过来的。

记者在化工厂周边两公里内选取了3个村庄采取水样,从深达20米至49米不等的3口水井中取了3份水样进行烧煮。水开之后,水面上浮起一层透明油状薄膜。每份水样都有异味,酸涩得难以下咽,而把水倒掉后,发现碗底凝结了一层白色粉状物。

“毒工厂”屡上黑名单

黄河化工的前身,是筹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封丘县化肥厂,属地方国营企业,主要生产尿素。化肥厂在上世纪80年代颇为红火,当时县委曾在该厂大门口竖起一块“造福封丘”的牌匾。但由于生产技术落后等问题,化肥厂之后效益连年下降。1998年,化肥厂宣布破产。

有媒体报道说,2003年,时任封丘县委书记的李荫奎上台,许多企业老板都表示愿意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收购化肥厂。但李荫奎却与河南焦作武陟县腾飞煤炭公司法人代表黄金慈签订协议,以300万元的价格将净资产1亿多元的化肥厂及其土地使用权出让给黄金慈,300万元分3年付清。李黄二人为武陟老乡。

黄金慈承包化肥厂后,将其改建成如今的黄河化工。一名1971年就进入化肥厂上班的老职工告诉记者,此后“不到一年,黄金慈就开始用老厂区的设备,一边生产尿素一边偷偷生产甲醇”。当时,甲醇的价格是每吨4800元,而尿素的价格是每吨1400元。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郑加良 杨桐)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精彩图文

龙海便民信息港 | 站点地图

客服、广告联系:15959227463      QQ联系:407140574  

龙海信息港 - 打造龙海市生活信息及资讯门户,成为龙海最具影响力的龙海信息社区门户!